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鲁信宏:总想做得更好

工会发布 2020-12-25 00:52 1705人围观 特别报道

姓名:鲁信宏

籍贯:安徽芜湖

年龄:47岁

学历:大专

 

1994年8月入职深圳富士康宝田厂,1995年6月转调昆山厂区。带领团队先后多次获事业群“卓越品质奖金赏奖”、“卓越品质奖铜赏奖”“科技进度智造奖铜赏奖”;先后两次获评“工会之友”;

1、2018年获评“优秀共产党员”;

2、2019年荣获事业群“经营管理奖一等奖”;

3、2020年1月荣评富士康“优秀厂长”。

 

现就职于昆山园区MCEBG华东Mac(II)产品处A产品制造处,职务资深处长。

 

打开鲁信宏资深处长的“优秀厂长”申报表时,笔者发现这位厂长身上竟然有一短一长两个鲜明的对比:


短,是从普通员工到成为管理者的时间之短。1994年怀揣中专学历进公司,1999年就成了一厂之长。


长,是担任厂长资历之长。26岁开始担任厂长,47岁依然亲手管理着一个上万员工的厂部。


5年时间完成角色蜕变,21年时间坚守优秀厂长的岗位——这一份不同寻常的成长履历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成功之道呢?

 

一、年轻人就该出去闯一闯

鲁信宏出生在安徽省芜湖市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里三兄弟,他排行老二。“农村里长大的人,养成的习惯就是吃苦耐劳。”


1991年,从小喜欢机械的鲁信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安徽芜湖机械学校,该校建于1934年,在当时算是一所中专机械类的名校。1994年6月,富士康科技集团徐牧基总经理和洪志谦副总招聘英才的步伐来到了该校,即将毕业的鲁信宏很幸运地被录取了。“纯属偶然。听说进富士康后从事的是模具工作,与我们的专业很对口,我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跑去应聘的,没想到考试和面试都通过了。”


得到被录取的消息,鲁信宏一时有些纠结,因为在那之前,他已经成功应聘上了本市的一家焊条厂,只待毕业后就去报到。经和家人商量,抱着“年轻人就应该出去闯一闯”的信念,他毅然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二、初露锋芒

1994年8月,历经30多个小时的火车加汽车,鲁信宏来到了深圳市宝安区西乡镇的富士康宝田厂,入职当时的核心事业处(鸿超准前身)。“当时厂区周围的环境不是很好,后面就是荒山,厂区外面的路也没修好,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泥路。但是工厂却很干净。”最让他深受触动的,是富士康的企业文化。“虽然工厂不大,人数不多,只有一百多人,但企业文化很好,员工们不管认不认识,见了面都会打声招呼说‘您好’。我刚进来不熟悉厂区环境,需要买生活用品时,也都有人带着去买。”


让鲁信宏最为震撼的,是富士康先进的生产设备。“我们是做线切割加工的,这些线切割的设备都是日本进口的,我们以前在内地从来没有看到过。电火花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让鲁信宏倍感新鲜的,还有车间里的励志标语。“走出实验室,没有高科技,只有执行的纪律”“品质是第一生命力”“品质是价值与尊严的起点,也是公司赖以生存的命脉”……这些与众不同的宣传口号,首先在观念上给鲁信宏带来了很大的冲击:“走进车间的第一天,我就下了在这里扎根下去的决心。”

 

 

从小养成的吃苦耐劳精神,为鲁信宏的成长之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正常上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我们一般会工作到晚上十点才会下班。”第一位带他的师傅叫程浩然,鲁信宏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他手把手地教我,先自己操作一遍,然后再让我操作一遍,教得非常仔细、耐心,所以我学得非常快。”但师傅也很严厉。鲁信宏性子急,做事快,当然犯错的机率也大。


“设备有很多种,不止一种型号,刚开始的一段时间,我经常把模具做NG。模具上有一个排齿孔,有两三百个孔,要用很小的电极去打孔,孔直径0.03毫米,只要有一个孔打死掉了,这个模具就废掉了。所以我们操作时精神要高度集中,要目不转睛地看得很仔细,但是因为是学徒,打的时候还是难免出错,每次出错师傅都会严厉批评。”

 

令他感动的是,每次遭到师傅批评,师娘都会帮他。“师娘也是同我们一起做模具的同事,她人很好,每次遭到师傅批评了,下班后她就会请我们到他们家里吃饭,然后再跟我们讲要注意哪些地方。我们把模具做NG了心情肯定很不好,被她一点拨心情就开朗了。”在师傅的严格要求与师娘的点拨下,鲁信宏学得很快,一般人学三个月才能出师,他一个半月就学会了。

 

随着工作的日渐熟练,做事快的鲁信宏不但产出多,出错的机率也越来越小了,每月的绩效都名列前芧。“同事们每月工时一般只能做到240-250小时,我每月工时能做到400多个小时,差不多是其他同事的一倍。”时至今日提起往事,鲁信宏依然充满自豪。这种超出常人的干劲,与鲁信宏母亲的言传身教有很大的关系。“我母亲比较要强,小时候家里种水稻的时候,人家一家人才种几亩地,我们家平均一个人就种了好几亩地;她看到人家盖新房了,我们家也就一定要盖新房。她做什么都不愿意输给别人。我母亲这种要强的性格深深影响了我。做什么事,我也不愿意输给别人,只想做得比别人好。”

 

三、寻找更大的舞台

鲁信宏的表现被课长刘耀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恰逢当时核心事业处在昆山新建模具厂,表现优异的鲁信宏被课长推荐去昆山发展。“这位课长以前是山西晋城一家模具工厂的主任,是被富士康高薪聘请过来的。因为我做事勤快,他就建议我去昆山发展,因为深圳是一个成熟的厂区,给新人的机会非常有限,而昆山是新建的厂,机会相对而言就多了很多。”直到现在,鲁信宏仍然对这位曾经的主管充满了感激,“他给我指了一条明路,是我的引路人。”


1995年6月,在深圳待了8个月的鲁信宏随课长一起调到了昆山厂区。一到昆山厂区,他就变成了师傅,开始带徒弟,负责培养从晋城培训中心分过来的八个学员。很快,他就从员工晋升为组长。


“我们刚到昆山模具厂的时候,厂房是平房,只有一栋厂房,一栋办公楼,后面还有两栋宿舍,与厂区只有一条土马路相通。厂房周边全是农田,要想吃个饭还得走一两公里的路去另外一个大厂区。我们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先把道路旁边的茅草拔掉。”尽管刚到昆山还有点不习惯,周边环境也不太好,但鲁信宏坚信,既然公司搬过来了,肯定有发展机会。


因为只有他一个师傅,鲁信宏的工作比在深圳更为忙碌了。“教完了白班,还得教晚班,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十一二点才下班。好在这一帮人学得很快,也就辛苦了一段时间,慢慢他们就能上手了。”一年后,原来的课长调回深圳,鲁信宏直接晋升为课长。

 

四、建成华东最大模具“一站式服务中心”

1999年,内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很多小型模具加工厂,零件加工的空间本来就被大大挤压,模具厂加工的零件却出现了不少被客户退回的异常情况。


“有些是客户设计的问题,有些是我们加工的问题。客户新招很多没有工作经验的应届大学生,他们设计出来的图纸,要么难以加工,要么本身设计有问题,这么来来回回就导致开发周期变长。当时我们就想,我们的优势是加工,如果还能够设计,那直接做出整套模具给客户是不是更好?”

 

 

与客户达成共识后,鲁信宏选送了一批加工技能比较好的模具工程师到客户那里学习设计。仅仅六个多月,这批工程师就学成归来,华东模具厂开始由零件加工向模具设计转型,集模具设计与零件加工于一体。“客户只要把产品图给我们,我们自己把模具设计好、组好、调试好,然后将整套模具交给客户,这样的话模具开发周期就缩短了,以前要花一个半月时间,现在只要二十几天就行了。”模具开发周期的大幅缩短,不但降低了双方的成本,也让双方的竞争力大大提升了。很快,鲁信宏所在的模具厂就建成了华东地区最大的模具“一站式服务中心”,不但承接富士康内部订单,还开始承接外部订单。


同年,因出众的业绩,鲁信宏由课长晋升为副理,除了模具加工与设计,还负责管理生产管理部,包括生管和品管。

 

五、痛苦的蜕变

2008年,因昆山原iPEG产品单位组织调整,主管模具厂的杨明陆副总被徐牧基总经理授命承接这个单位,身为杨明陆副总得力干将的鲁信宏也面临着从模具单位到产品单位的转型。“一个是很突然,一个是从来没有做过,对工艺不太了解。”


除了对焊接、阳极、表面处理这些从未接触过的工艺不熟悉,人员的管理也是一大挑战。“我们以前做模具时,员工都是从培训中心过来的,大家技能好,也遵守工作纪律。换到产品单位后,员工都是临时从社会上招来的,一天有几百人甚至上千人进来,素质参差不齐,管理起来也有难度。”


刚接手这个单位,就接到两款笔记本的订单,8个镜框,一个月就要爬到产量最高峰,算下来每天要达到20K的数量。

 

 

产品一开始量产时不良率特别高,包括很多人为的碰、刮伤。“我记得我们刚开始做阳极的时候,良率只有60%,就是说有40%的不良被打掉了,数量一直上不去。我们只有分工,把团队分成好几个Team,每一个Team由专门的责任主管负责某一项不良的攻关。每两个小时我们就碰在一起对一下问题点,讨论解决方案。”


当时,徐牧基总经理也从深圳带了很多重要干部过来支援,客户的高阶主管也亲临现场盯着生产进程。“我们那时候基本上是从早上八点进车间,晚上十二点甚至凌晨一点才回去,而且持续了一个月。那段时间的感觉,只能用痛苦来形容。”直到良率从60%升到70%,又一步步从80%升到90%,这种痛苦的感觉才慢慢缓解。“当时客户的高阶主管讲,要是顺利达成这个量,就送我们两台电脑,结果我们真的在一个月内做到了这个量,客户也真的送了我们两台笔记本电脑。”说起这个小插曲,鲁信宏爽朗地笑了。因为完成交期的不易,客户还特意给他们开了一个庆功会。


“经过了这一次战役,我们后面做新产品就没那么痛苦了。”鲁信宏带领团队整合昆山、嘉善、成都三个厂区的资源,将单位从原来的单一件生产,打造成承接“A客户笔记本全系列产品”的主要生产基地,年营收率及自动化率不断攀升。与之相对应的,是他本人管理职位的变化:2009年5月到2016年1月这7年时间,从副理一路升到了资深处长。

 

六、勇夺“经营管理奖”

2018年,随着国家对“中国制造2025”的推进,集团对工业互联网的推动也越来越重视,借助集团工业互联网强大的技术资源,昆山园区MCEBGMac(II)产品处A产品制造处也在工业互联网的推动上不遗余力。


CNC刀具自动补偿联网监控系统就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个项目。“做产品不像做模具,因为品质很难把控。我们单位现在有15000人,CNC加工机台近8000台,一旦出现品质问题,如果不能及时发现,就会造成大量的损失。如果靠人工去排查是哪一台机器出现了问题,效率非常低。”在杨明陆副总的指导下,鲁厂长带领团队尝试将CNC刀具寿命监测与工业互联网绑定。

 

MCEBG昆山Mac(II)产品处A产品制造处的精英骨干们合影,后排左九为鲁信宏厂长

 

“刚开始数据不太稳定,需要来回不断地去找问题点,刀具数量多达数千台,有些品质不好的刀,我们不能第一时间发现;甚至有些断刀了,我们也可能没有及时发现。”经过不断探索,他们加入了断刀检测,并将供应商送过来的刀具全部做好了二维码,每个二维码对应一台刀具,把CNC的刀具寿命与互联网成功绑定,由电脑随时监测每一台机刀具的使用状况,并在CNC机台上都设置了报警装置,一旦哪一台机器断刀出现品质问题,机器就能马上报警。


CNC刀具自动补偿联网监控系统的成功导入,实现了近8000台CNC机台稼动及负载状况的实时监控、智能收集产品制造流程参数并进行大数据分析、智能补偿产品尺寸精度管控,还能智能分析供应商、库存、成本、人员KPI等管理报表,效率大大提升,损耗和成本也相应地减少。

 

MCEBG华东Mac(II)产品处A产品制造处在智能制造工业互联推动上成功的案例还有很多:

阳极线自动上下料系统,可实现自动化操作及产品信息追溯;阳极线槽液分析系统,可实现槽液参数定时分析及数据上传Trace系统;阳极线染料浓度在线分析系统,可实现染色浓度在线监控及染料自动补加;阳极线在线测色差系统,可实现染色后色差在线监控及数据上传Trace系统;阳极线AIM系统,可实现封孔后光泽、色差测量及数据上传Trace系统;阳极线智能PLC系统,可实现智能程控及槽液停留时间、温度等在线监控;组装大数据线体构建,攻克目前各种设备之间的数据传输问题;组装线体通用载具的研发,解决产品、载具、线平衡、工艺不同等造成无法共线的瓶颈;泡棉、背胶类小件组装自动化设备开发,攻克技术难题,自动化率得到明显提升······

 

“这些都是在2018年底到2019年完成的,我们通过工业互联网做了很多改善,在刀具、化学品等使用方面降了很多成本,良率大大提高,也减少了很多报废,效率也大大提升。”
因为在提质、增效、降本、减存方面成果显著,2019年,鲁厂长所带的团队勇夺MCEBG事业群“经营管理奖”一等奖。


“这个奖是我们团队所有成员共同努力得来的。首先得益于我们的杨副总,他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而且他有很多创新的想法会让我们跟着他一起去做实践。我们的刀具、点胶、槽液等联网,都是他提出来的;第二,我们所有的单位包括所有的部长、课长、组长都要做KPI和OKRS。我们内部做了一个雷达图,在雷达图里面你的一次良率要提升多少,报废要降多少,最终良率要提升多少,都有明确目标,每一周我们都要拿出来做检讨。我们不是定一个月的目标,而是定一周的目标。”

 

刘扬伟董事长(左)为鲁信宏颁发“优秀厂长”获奖证书

 

尽管在工业互联的推动中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鲁厂长仍然觉得做得远远不够,“我们现在要做产品,首件产品必须经过品管检测认可了,加工者才能操作。我们有三万台机器,每台机器抽一件的话,就要抽三万件让品管去检测,那要消耗多少人力?所以我们现在在推机器自动检测。但是,自动检测要用网线,用WIFI,信号不好时会掉线,抓取的数据就不太准确。如何让WIFI的信号更强,减少掉线的次数,成了我们工作的难点。我们推了好长时间,效果还是不太完美。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但我们还是要想尽办法去推动。”

 

七、刀子嘴、豆腐心”

“我的性格是很要强的那种,做事喜欢风风火火的,言出必行,使命必达,总想自己单位做得更好,不想输给别人。”身为一厂之长,鲁信宏的这种自我认知,也影响了几乎所有单位的行事风格。


张向强经理从2002年开始就与鲁厂长共事,之后他每调一个单位,她作为生产周边服务单位就跟到哪个单位。在鲁厂长手下,她从一名只负责模具企划和生管工作的小组长成长为管理整个供应链体系的主管,管辖范围包括企划、生管、物控、物流、仓储、关务。“我是鲁厂长一路培养起来的,他给了我很多机会去尝试新的领域,才有我今天的成长。”


在她的印象中,鲁厂长是对工作充满信念和激情的人,不达到目标绝不言弃。比如说,厂里接了一个新案子,需要突破一些技术上的难关,鲁厂长会亲自带着工程人员和生产单位的主管泡在生产现场,直到客户满意为止。

 

 

马定强经理一直从事模具工作,直到2019年C次集团组织架构整合,将模具单位划归为生产单位时,他们才成了正式的上下级关系。虽然一个长期从事模具工作,一个长期做生产管理,但工作中一直有交集。“前几年我还在模具单位的时候,有一次A客户开发一款新产品,模治具需求量非常大,一个月要交上亿台模治具加工生产。知道我们生产有困难后,他亲自跑到我们模具单位,了解我们的制程安排计划,以及生产工艺上的困难点,帮助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在鲁厂长的建议下,他们将比较难、技术要求高的模治具放在本厂加工,将比较简单的模治具外包给其他单位或供应商加工,最终达成了产品开发的需求。


周少明处长与鲁厂长一起共事20年了,两人一同从模具单位转到产品单位,经历了所有的风风雨雨。在他眼中,鲁厂长当然是一个雷厉风行、使命必达的人。“记得2008年刚从模具转型产品的时候,因为开发新产品有很多变量,产品工艺出现了一些状况,他带领我们一干就是几个通宵。”


也许是太熟悉彼此,他对鲁信宏感触最深的反而是他的“刀子嘴、豆腐心”。在他眼中,鲁厂长对人对己严格要求的背后,深藏着一颗体恤下属的心。“举个例子,2015年的时候,我部门里一个普通的生技在维修设备时,因身上落了灰尘,同事从背后用风枪给他吹灰尘时,压缩空气可能通过肛门进入他的体内,造成了气胸,在苏州住了三个月院。他听说后,带着各部门主管到苏州医院去探望他。了解到这个员工的两个孩子还在上大学和高中,除了帮助这名员工申请工伤救助,又发动部门员工给他捐款。”

 

 

铁汉柔情之外,鲁厂长对员工倾注了更多的成才的期望。比如,每一届的菁干班,鲁厂长不但亲自去给他们开会,还会到他们历练的产线指导工作。当这些新人走向正式的工作岗位时,他还会交待各级主管重视和关心他们,及时了解他们在各个单位工作的状况。


在鲁厂长的要求下,制造处还成立了一个制造工程单位,专门对所有的生技分段、分岗位进行培训。张经理介绍说,“比如CNC的生技,我们不是只培训CNC,我们要从打光、CNC、组装等工段轮换进行培训,让他知道制造的每一段对后工段有什么影响。每一段培训完后,再将他们分到现场做一段时间再回来,然后再培训,培训完了以后再到现场实践,如此反复两三次,才最终把他们分到现场从事正式的工作。这样人才的各项技能才比较全面,也更利于资源的整合。”

 

2020年1月,刘扬伟董事长(中)为32位优秀厂长颁奖并合影留念

 

26年风风雨雨,9000多个日日夜夜,鲁厂长早已把富士康当成了自己的家。当你真的把公司当成家了,看到公司有不好的地方心里就很难受,总是希望它往好的方向发展。或许,这也是他一直驱策自己和团队不断进步的原因。只有团队和单位都越来越好时,他才觉得自己的付出有了更多的价值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