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放着组长不干,富士康小伙想干啥?

工会发布 2024-1-31 10:28 1658人围观 集团新闻

肖映群一入职就“丢了官”。

 

然而不到一年,他就“官复原职”。最终,他又毅然选择“辞官”。

 

在起起落落之间,肖映群找到了另一条路。尽管这条路上也有坎坷与荆棘,但他却与梦想渐行渐近。

 

 

1.组长成了物流员

 

1983年8月,肖映群出生于湖南省邵阳市西岩镇玉丰村,父母都是农民,家中兄弟姐妹三人,他排行老三。

 

2005年7月,22岁的肖映群中专毕业后,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便回乡跟随父母做农活。田间地头,他和父母一起劳作,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他知道,想要有好的发展,就必须走出这座小村庄。

 

2006年过完年,肖映群选择南下务工。第一站,是东莞一家小电子厂,他在流水线上做普工。2007年初,肖映群跳槽到深圳一家开关电源厂,入职不久就当上了生产线长。说来也巧,当时,这间工厂就在离龙华富士康南大门不远的地方。


2010年年底,已经是大浪某电子厂电路板组装部生产组长的肖映群,偶然间听说富士康即将大幅涨薪,于是主动电话联系一位在富士康工作的同村老乡探听虚实:“你们是不是要涨工资了?”


老乡哈哈一笑,爽快地回答:“我这个月工资还没发呢,等发了工资再跟你说!”


下个月发薪日,老乡告诉肖映群,富士康真涨工资了,他当月拿到了四千六百块。那时,肖映群月薪不过一千七左右,他的车间主任月工资也才三千出头,而他的这位老乡在富士康里职位并不高,工资却这么可观,他顿时心动了。


老乡又添了一把火:“以你的工作经验,进富士康肯定没问题。要不要来试试看?”


在老乡的“怂恿”下,肖映群很快来到观澜富士康面试。他想,就算当不成组长,大小也能做个线长吧?


然而,事与愿违,尽管肖映群顺利通过面试,最后却被分配到SHZBG事业群B13栋金加三厂中转仓做物流员。从组长到物流员,肖映群产生了不小的心理落差。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坚持一个月,等拿到工资再看是去是留。


 

物流员干的是体力活。肖映群每天都要和同事一起从B13栋出发,去C06栋中央仓库用液压拖车拉金属物料回厂,两地之间虽然相距不到500米,但平均每天要来回七八趟,并不轻松。


一个月后发薪,肖映群拿到两千多元工资。虽然没有老乡的那么高,但也超出他的预期,比他原先在外面做组长多了几百元。而且这还是试用期工资,如果他能顺利转正,那么光底薪就有机会调到两千。这让肖映群有了盼头,工作起来充满干劲,心里的那点落差也很快烟消云散。


因为工作表现优异,没多久,肖映群就被评上金加三厂每月一评的优秀员工,并在周会上发表感言。他简单地讲述了自己入职前的工作经历,感叹来对了地方,想在富士康长期干下去。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肖映群自认口才不好,这次发言表现也一般,没想到却被课长记住了。课长认为他既然能在外面干组长,说明本身有一定能力,而且又有管理经验,只做个物流员有些屈才了,便把他调至企划部学做生管。


肖映群没有辜负主管的期望,工作细心、认真,新业务很快就上手了。半年后,因时任生管组长离职,他被提拔为代理生管组长。


2012年1月,金加三厂要筹建仓库组。此时,新的生管组长已到任,肖映群被主管安排担任仓库组组长,负责管理所在楼栋的仓库及60来号员工。此时的他入职不过一年多,也算是“官复原职”了。


2.主动辞官从头来

 

在担任仓库组长期间,肖映群没有安于现状,通过在集团报读学历教育于2015年顺利拿到大专文凭。同年,他还在老家镇上购置了一套130平米的商品房。不过,在内心深处,他还是认为只有学得一技之长,才有安身立命之本。


2016年,肖映群当仓库组长已有4年。时逢集团大力布局机器人产业,事业群鼓励员工朝自动化技师方向转型。肖映群意识到,自动化是个很有发展前景的领域。他抓住机会,主动向主管申请调岗。当年9月,他卸去管理职,调至iPEBG事业群先锋制造一处金加一厂,担任自动化工程师。再度成为普通一员的他,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肖映群此前所在的仓库属于生产周边服务部门,与技术岗位关系不大。他还记得,来到新单位,第一次参加现场教学时,师傅打开机台,他看到里面有一些闪闪发光的零件,想当然地认为它们就是传感器。随后,师傅说这些都是用来连接线路的压线帽,那一刻,他悄悄红了脸,庆幸自己没有说出来,不然肯定会惹人笑话。这件事也让他认识到,只有掌握足够的知识和技能,才能在新的部门立足。


从哪里学?怎么学?学会之后派得上用场吗?这些问题,一度让肖映群感到困惑、迷茫。直到有一次,他去食堂吃饭,目光不经意间落到餐厅门口的《富士康人》报箱上,便随手拿了一份翻看。命运的齿轮,就此悄然转动。


在《富士康人》报上,肖映群看到了杨飞飞、肖云辉等优秀技术能手的事迹。他发现,这些“厉害角色”都和自己一样出身草根,但他们凭借不懈努力,刻苦钻研技术,积极参加各项技能竞赛,最终成为政府认定的高层次人才,拿到数百万元补贴,改变了自身命运。这些励志人物让肖映群找到了自己的奋斗方向和目标,他想:他们能做到的,我也要努力做到!


 

此后,除了积极参加集团内部举办的自动化相关培训,肖映群还自掏腰包,花五六千元连续4年报读自动化网络课程。每天下班回家,他就开始自学,一直到深夜12点、困得睁不开眼睛才上床睡觉。白天上班后,他又将学到的知识运用于实践。尽管过程很辛苦,但肖映群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2019年,肖映群又通过集团工会“一技一证”项目,报读山东大学电气自动化专业本科,希望能在技术领域更进一步。


2019年10月,肖映群第一次独立完成了一项设备改善。当时,车间里的双层高架自动化流水线在传送物料时,经常发生卡料现象,还存在物料掉落的安全隐患。而且,线体发生故障后,不易维修。


针对这一问题,肖映群运用刚掌握的PLC技术(可编程逻辑控制器),自行设计编写了一个程式,又利用气缸和一些简易零件自制了一个机器抓手,不需要高架,该机器抓手便可将一条流水线上的物料抓取到另一条线体上。这样一来,不仅不容易卡料,还降低了掉落风险,使物料流通更加顺畅。

 

 

3.打了一场漂亮仗

 

2020年,已在工作岗位上独当一面的肖映群,主导了所在楼层CNC1-2夹一拖十二行走轴的利旧改善项目。组长何祥龙还记得,那时,厂部22条行走轴自2014年导入以来,已连续“服役”六年。行走轴内部部分线路老旧,经常发生故障,不仅严重影响生产,引发生产单位抱怨,也令负责现场设备维护的自动化工程师们感觉压力很大。


何祥龙介绍,当时,8名自动化工程师两班倒上班,一个班4人,昼夜不停地处理设备异常,经常忙得脚不沾地,往往是这条行走轴的异常刚处理完,另一条又出现卡顿,生产单位意见很大,工程师们也都苦不堪言。


 

主管们开始考虑购置新设备。然而,导入一条新行走轴费用将近60万,如果22条行走轴全部换新,将是一笔不菲的支出。肖映群了解情况后,主动找到何祥龙,提出想对行走轴进行利旧改善。


“我当时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组长听完觉得可行,支持我们放手去干。”肖映群的身边基本上都是自动化专业科班出身的同事,他这个半路出家“野道士”的大部分专业知识都是靠自学得来,工作中难免有些不自信。组长的支持,让他顿时有了信心。


领着组长专门给他配备的人手,肖映群一头扎进了这个利旧改善项目。很快,他们就遇到了第一道难关。这22条行走轴均已投产六年,早已超出售后服务时限,得不到厂商的技术支持,他们只能把一台台设备PLC里面的程序读出来,一行一行研究破解。肖映群坦言,当时,利旧改善团队成员,包括他自己在内,技术力量并不算强,但好在“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第一个月,20来位团队成员一边研究设备,一边上网查资料,还要去请教一些资深的同事,这才慢慢摸透那些程序的运行逻辑。这时,他们才算真正开始着手改善。


改善过程中,肖映群团队又遇到第二个难题,那就是耗材短缺。因为要改善22条行走轴,对电磁阀之类的耗材需求特别大,本单位库存根本不够用。何祥龙得知情况后,四处协调兄弟单位支援,保证了耗材的供应,使改善团队能集中精力“干大事”。


2020年5月,肖映群带领团队顺利完成这项利旧改善。改善后的22条行走轴,故障率大幅降低,产线生产恢复了正常。何祥龙说:“改善完成后,生产单位不抱怨了,我们工程师也松了一口气,每个班次配备的人力直接减到两个,只要4个人就能游刃有余地承担所有现场设备的维护工作。”


通过这个项目,肖映群积累了经验,全面锻炼、提升了技能和水平。据悉,这22条改造后的行走轴,一直正常使用到2022年、生产单位更换制程才“功成身退”,为单位省下设备换新费用近千万元。


4.不爱消遣爱比赛

 

无论是主管还是同事,对肖映群的评价都有一点,那就是勤奋好学。


2016年,肖映群刚转岗时,课长蒋崇海曾带过他一年。那时,在同一批转岗新人中,肖映群的表现让他印象深刻。2017年,蒋崇海因工作调动去了其他部门,2022年底又调回原单位,再次成为肖映群的直属主管。


蒋崇海记得,自己调走那阵子,肖映群的技术水平还很一般;等他调回来时,肖映群已经成长为一名技术熟手。他感叹说,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2023年10月的一个周六,因为有事情要处理,蒋崇海加班到晚上十点才下班回家。当他走到长湖地铁站时,正好碰上背着双肩包从地铁口出来的肖映群。蒋崇海很纳闷:当天并没有安排肖映群上班,他怎么这么晚还在地铁站?打过招呼后,蒋崇海提出这个问题,肖映群回答说,他今天去坪山参加了一天的培训,所以这么晚才回龙华。蒋崇海为他的学习精神竖起了大拇指。


“肖映群这个人啊,不仅勤快好学,还有点轴,这种性格倒是很适合做我们这一行。”组长何祥龙说。


何祥龙2018年开始带肖映群。那时,他手下有一批科班出身的自动化工程师,肖映群在他们当中的表现并不算突出。但他勤快、肯学,一直坚持自学、参加各种培训。工作中,有时设备会出现一些“疑难杂症”,大部分人都会想办法绕开,只有他会犯“轴”,想尽各种方法解决。如今,肖映群已是何祥龙手下的得力干将,他在自动化设备维护方面的造诣比一些专业出身的同事更深厚,可谓后来居上。


“肖映群平时不爱抽烟不爱喝酒,饮料都很少喝,他只喜欢参加各种技能比赛。”


这是同事眼中的肖映群。2019年,肖映群刚考到电工证,无意间看到深圳市龙华区高级电工竞赛的通知,便报名参加了。他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水平到底怎么样。他还动员同事一起参赛,但无一人响应。还有同事泼冷水说:“这种比赛都是那些大牛拿奖,我们这些菜鸟去了肯定就是陪跑,初赛都不一定能过,更别说得奖了!”最终,肖映群独自一人去参赛了。

 

高级电工竞赛初赛是理论考试,但发给选手的题库里没有答案,肖映群就自己上网搜,还在比赛交流群中向往届参赛前辈徐显凡请教,最终将500道题都刷了一遍,顺利晋级决赛。然而在决赛前的实操培训时,肖映群傻眼了——那些设备、仪器,他从未见过。好在,在徐显凡的指导下,他很快熟悉了设备,同时也调整好心态:能晋级决赛就是成功,剩下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但结果却出乎肖映群的意料:最终,他的成绩排在第12名,获得优秀奖和1千元奖金。当他领完奖回来,不少同事都惊掉下巴,简直不敢相信。这次获奖,也让肖映群信心倍增,开始利用周末时间,积极参加各项比赛。自2020年开始,他平均每年会参加5场技能竞赛,坚持以赛促训、以赛促学,并获得不少荣誉。后来,徐显凡在多项竞赛获奖名单中都看到肖映群的名字,惊叹于他的成长之快,还在微信交流时夸他厉害。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获得一项项荣誉的同时,肖映群也“赚”到不少奖金。2021年,肖映群被龙华区人力资源局评为C类高层次人才,获得一次性奖励3万元;2022年,肖映群在深圳市技能大赛南山区物联网安装调试职业技能竞赛中斩获二等奖,获得奖金1万元;其余大大小小的比赛,只要获奖也都有奖金。奖金一到账,肖映群就会转给老婆,以此感谢她辛苦在家带孩子,让自己可以全心投入工作,没有后顾之忧。


2023年,是肖映群“大丰收”的一年。他不仅成功入选深圳市总工会2023年度“深圳工匠”培育计划,还被评为“富士康之星——技能之星”。这让他觉得,自己离肖云辉、杨飞飞这些心目中的榜样更近了一步。

 

肖映群(左四)

 

不知不觉间,肖映群已入职14个年头。如今,他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还先后为部门培养了36名技术人员。未来,肖映群计划在自动化领域持续深耕,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为集团转型发展贡献力量。他还有一个小目标,那就是能通过龙华区A类高层次人才认定,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8-2023 鸿狐网富士康工会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271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