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在富士康一年升一级,他凭啥这么牛?

工会发布 2022-8-12 09:49 1573人围观 特别报道

陈亮打算撂挑子了。

一份报告已经提交了8版,主管还是不满意。所谓事不过三,哪有这样折腾人的?

入职富士康以来的雄心壮志,在这一刻面临崩塌。

01 初入职场

1998年,陈亮从位于成都的电子科技大学应用电子技术专业毕业,到东莞一家生产显示器的电子厂担任技术员,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

2000年12月,满怀对富士康的憧憬,陈亮入职龙华园区SHZBG事业群SA产品处,成了一名制程工程师。

这公司真大,几乎什么都有!

当真正身处其中,陈亮才发现自己之前对富士康的想象还是过于狭隘了。健身房、图书馆、游泳池、运动场、商业街……生活、学习、运动、休闲,各类设施一应俱全。下班后,他在园区东游西逛,总感觉看不饱、玩不够。

陈亮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富士康好好干下去。


由于专业对口,他很快就在工作上得心应手。但就在他的职场之路顺风顺水的时候,迎来了当头一棒。

2005年9月,在处理完一批异常产品之后,陈亮向时任DPBU产品处处长的林进安递交了一份报告。

第一次递上去,陈亮被劈头盖脸批评一顿。林处长认为,这份报告毫无专业性可言。

第二版递上去,这份报告又被指出测试数据不清晰、没有体现“5W”要素。

第三版递上去,又因数字格式以及字体大小不一致而退回……

陈亮觉得很委屈。他一个理科生,本来就对这种案头工作不擅长,现在已经前后修改了7次,林处长还是揪住标点符号不放。真没法干啦!爱谁谁吧!

林进安看出了陈亮的心思,对他说:“你现在做的叫8D报告,已经交上来8次,离完美就差最后一步了,不能坚持把它做好吗?”顿了顿,他接着说,“你现在是课长了,做任何事情都要体现出专业,要不然怎么带团队?怎么服众?魔鬼藏在细节里,你要把自己历练成一名做报告的专家才行。”

一语惊醒梦中人。至此,陈亮才明白主管的良苦用心。他当即回去对报告进行优化。直到第10次从处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他的脸上才有了笑容。

时至今日,陈亮还对主管当年的严格要求心存感激。正是那样的经历,使他磨炼出了严谨、专注、专业的职业素养。在处长的影响下,他也以最高的标准来督率部下,以至于下属阳晓军和陈程每次提交报告给陈亮审核时,心里都有些发怵。


02 转战四方

技术人才,应该能随时背起工具箱,到需要他的地方去。

在2005年的一次动员大会上,陈亮听到集团创办人郭台铭讲了这句话。从此,它深深地印在了陈亮的心里。

陈亮没有想到,在富士康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工作常态就是跑来跑去,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上海、南京、武汉、成都、广州……

捷克、波兰、英国、墨西哥……  

这是陈亮踏足过的“战场”。串连起这些地方的那条线,就是他的成长轨迹。

制程工程师主要负责产品的异常分析和处理。彼时,集团业务发展迅猛,陈亮所在事业群的显示器订单激增。形势一片大好的同时,也有一个问题日益凸显:产品售后维修服务跟不上。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2004年7月,时任显示器系统组装工程部经理的吴金忠带领一支队伍,前往各大销售点开展产品维修服务。陈亮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第一站是上海。上海“寸土寸金”,销售点的布局是“前店后仓”,主体部分是店面,存放产品的仓库空间逼仄。一到岗,陈亮和两位同事就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掏出万用表、螺丝刀等十多种工具,挤在仓库里维修起不良品。


要返修的产品量很大,陈亮和同事们肩上的任务很重。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有丝毫松懈,拆包、检测、拆机、测量、分析、换件、组装、复检、清洁、包装……每一个流程都一丝不苟。他们埋头于临时搭建起来的工作台,经常忙到晚上10点以后,任务最紧急时甚至干到第二天凌晨1点多。仓库里的光线比外面暗,他们中午到仓库外用餐时,一不小心就会被强烈的阳光刺痛眼睛;等到下一次走出仓库,映入他们眼帘的已是满城灯火。陈亮的心头,不觉涌上一种“今夕何夕”的感慨。

上海站的任务圆满完成,吴金忠因工作需要赶回深圳,临行前,他指派陈亮带领另外2位工程师转战南京。南京的工作结束后,陈亮和同事们又赶往武汉、成都、广州,短短两周时间,辗转5座城市,处理了1000多台不良品。

这是陈亮第一次带领团队,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主管对他很满意。

从2004年到2007年,陈亮每年都晋升一级,完成了从师3组长到师6副理的跨越。


03 海外征程

随着集团业务在欧洲布局,国内技术骨干经常需要出差海外支援。

2007年7月,陈亮被派往捷克厂区,对当地员工开展技术培训。此时,他已经是大家眼中的“大拿”,人人都相信没有他搞不定的问题。

陈亮拎上工具箱,信心百倍地出发了。

但一系列让他头疼的问题接踵而来。水土不服、饮食不适、文化不同……最令他苦恼的是由于语言不通带来的沟通障碍。当地员工说的捷克语,陈亮听起来如同天书。这可怎么办?

陈亮想起,自己之前在集团受训时,讲师都是通过多媒体形式授课。他决定借鉴这一方式,做课件、录视频,以图片展示和实操演练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讲解。

做课件对陈亮来说还不算难,但录视频他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没有拍摄经验,更不会剪辑。陈亮开始自学视频剪辑,直到能够独立操作。


语言关总算过了,但另外的问题又来了。

欧洲人的时间观念很强,一般都是掐着点上下班。一到下班时间,厂区的捷克本土员工就呼啦啦全走了,撇下陈亮一行人看着还没有维修好、第二天上班就要用的设备发愣。

林进安资深处长是带队的支援主管。看到这种情况,他对大家说:“来吧,我们自己动手。”

陈亮的内心是抗拒的。自己和同事们是来做技术指导和培训的,现在却要扮演维修工人的角色,这也太那啥了吧?

林进安说:“我们来到捷克,肩负着重任。出国前,我向公司立下过军令状,如果完不成任务,回国后带头接受处分。”大家听到这话,面面相觑。林进安提高声调说:“方法总比困难多。我们要发扬中国人勤奋、吃苦耐劳的精神,展示富士康人的形象、展示中国人的形象,这是很好的一次机会!”听到这里,大家深受鼓舞,士气大涨,一个个撸起袖子就开干。一度“趴窝”的设备,终于又能开动了。

捷克厂区资源有限,又和国内存在时差。出差人员既要完成支援任务,又要及时和龙华总部沟通信息,大家经常从早上忙到深夜。每当顺利完成一个大任务,林进安就会带着下属们去“撮一顿”。陈亮说,那时吃的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但却是他记忆里最香最有滋味的食物。


1年半后,陈亮又被派往波兰厂区支援;3个月后,到英国厂区出差1个月;墨西哥厂投产前后,陈亮又先后3次前往该厂区提供技术指导。

这时候,陈亮已经能够轻松化解语言沟通方面的障碍。除了运用课件和视频,他还借助形象的肢体语言、大量的实物展示、权威的翻译软件来攻克语言关。他不光是一个技术能手,还成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援外专家”。

徒弟们的技术日益精进,许多之前需要陈亮亲自上阵才能解决的问题,如今他们自己都能轻松应对。几个海外厂区的生产经营,先后进入正轨。

前后将近两年的海外工作结束,陈亮收获颇丰。之前,他只知道埋头钻研技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需要“传道授业解惑”。这段海外支援的历练,使陈亮深刻认识到技术实力、技能人才对公司发展的重要性,也深刻理解了以前更多停留在口头上的“传帮带”的真正意义。

正因如此,陈亮更加强烈地想要提高自身技能水平。后来,他经常利用工余时间参加集团举办的各类培训,先后通过集团电子线路专业类技术讲师考核认证和6Sigma黑带大师资格认证、F2.0执行力教练认证。


04 转换跑道

2009年12月,陈亮转调到群创光电事业群PCBA测试工程部,负责系统整体优化和提升。

新设备的分段拼装、性能测试,操作流程的梳理,新程式的应用开发,以及治工具的设计……这些,对转换跑道的陈亮来说都是全新的工作。但他面临的困难不仅仅是这些。生产与技术部门的关系协调、组织架构和人力模块的优化、团队整体技能的提升……很多工作都等着他去做。一时间,陈亮忙得昏天暗地。

上班时间,陈亮经常“泡”在车间,一有疑问就“抓”住设备供应商的驻厂技术人员刨根问底。下班后,他一头扎进厚厚的专业资料里,一边学习一边记笔记,遇到艰涩难懂的名词和专业术语就求助于网络,进论坛、看视频、听讲解,经常一学起来就忘记了时间,到后半夜才上床休息对他来说成了家常便饭。

在深圳举办的高交会是陈亮“偷师”的地方。每一届高交会,不论多忙,陈亮一定会去现场。在高新技术设备展区,他常常兴奋得像个孩子,解说员的解说算不上精彩,他却听得津津有味。遇到可以现场模拟体验的设备,他不亲手“摸一把”绝不罢休。

两年后,陈亮便成为SMT领域的一把好手。

2011年12月,陈亮响应集团开疆拓土的号召,调入重庆园区,仍然负责SMT技术服务工作。

2017年4月,陈亮所在的部门计划导入自动化项目。该项目既涉及硬件也涉及软件,制程需要升级、流程需要完善、系统需要优化、治具需要更新……新的挑战又来到他的面前。

陈亮并没有手忙脚乱。经过分析,他认为,当下最需要攻克的难题是系统的联通和软件的建模。

牵牛要牵“牛鼻子”。陈亮决定从办公系统入手进行改善:制造KPI指标管理,智能派工,行政考勤、离职率分析统计及设备固资的智能化管理……通过对部门100多台办公电脑进行一整套数位化处理,节省了5%的人力,工作效率也大幅提升。

接下来,陈亮着手解决所有设备的软件建模,包括制造部门的线体适配、工程部门的制程评估、供应链部门的物料追踪、企划部门的生产排配、品管部门的异常分析和验证……通过这一番操作,部门生产自动化程度大幅提升,单条流水线的人力配置从65人压减到55人,设备停机和维修时间也大大缩短。


2021年12月,一批移载测试设备因为本身的设计原因,对产品解码的验证良率仅有95%。

资深工程师龚有军带着一队人忙活了几天,才勉强将良率提升到97%。他觉得这个水平已经达到良率极限,便如实向陈亮报告。

陈亮并不认同。他认为,设备的设计缺失可以改善,测试良率一定要达到99.5%的原定目标。陈亮来到车间,通过仔细观察、分析,他发现,良率问题可能与设备震动过大、相机接受光源不均衡有关。他开始“对症下药”,安排修改方案,反复试验并收集数据,再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持续对方案进行优化。

要弥补设备的“先天不足”,困难重重。三天、十天、一个月……时间一天天过去,但测试良率依然“原地踏步”。大家都觉得已经尽力了,没必要一条道走到黑。但陈亮毫不气馁,依旧每天埋头于整理、分析数据。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他终于带领团队将设备的测试良率提升到99.9%。


自动化程度和数位化等级,是集团认证灯塔工厂的两个重要指标。同年,陈亮负责的专案部门成功通过了集团灯塔工厂的认证。

回想起在集团20余年的历程,已经担任经理的陈亮,最想说的就是感谢。他要感谢主管们的提携,感谢同事们的协助,感谢自己的坚持,更要感谢家人的坚定支持。


在他出差海外的那两年,爱人默默扛起了家庭的重担,毫无怨言。2008年的一个深夜,他们的独生女突然发高烧,爱人打的把孩子送到医院,守在女儿身边,一夜未眠。这样的突发状况还有很多,但为了避免陈亮因家事分心,爱人总是在事后才告诉他情况。

现在,女儿已经长大,生活日益向好,陈亮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并结出了累累硕果。今年4月,陈亮被授予重庆市五一劳动奖章,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


6月6日晚,陈亮的手机又在深夜响起。对此,他早已习以为常。他翻身下床,拿着手机来到阳台,听取下属汇报紧急状况。夜色笼罩下的街道,依然灯火辉煌,一派繁华景象。

女儿明天就要高考,此时已经熟睡。但是明天,陈亮也要奔赴自己的岗位。他希望孩子能够理解,爸爸为什么不能陪她去考场。因为,他也会随时面对一场场大考。而每一次考试,他都会全力以赴,争取优异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