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徒手拔牙、拄拐办公,“狠人”刘守处在富士康的十五年

工会发布 2022-1-19 14:57 1686人围观 特别报道

笑起来像弥勒佛的刘守处,是一个狠人。



自小,他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狠劲。小学四、五年级时的冬天,他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顶着凛冽的北风,步行1小时帮父母卖菜。


工作后的刘守处更狠。他将时间切割,只留一小块给睡眠;九年前,在巴西出差的他徒手拔掉自己的一颗病牙,至今未补;因为2万元,他将自己“绑”在富士康十多年……


01切割时间

12月7日,周二。已是深夜,万籁俱静,远处偶尔传来汽车驰过的声音,接着归于寂静。


喝下一口浓茶提神,刘守处又将视线移向电脑屏幕上的英语真题,飞快地在纸上写下答案。直至凌晨1点,他才起身关灯,轻手轻脚地躺到床上睡下。



复习英语,是刘守处每日必做的功课。尤其是最近一年,为了备战工商管理硕士MBA研究生考试,工作繁忙的刘守处一再挤压自己的工余时间,连走路也见缝插针地利用手机APP背单词。自2020年12月开始,他几乎每天都是凌晨5:40起床背半小时单词,晚上下班后,从7、8点学习英语到凌晨1点,午休时间也被他用来学习。刨去工作、通勤和吃饭,一天里,他分给睡眠的,大概只有可怜的4.5个小时。下属刘卫斌曾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辛苦,他说,学习力决定竞争力,学到的东西都在自己身上,别人拿不走。


不仅仅是今年。这些年,出生于安徽六安市农民家庭的刘守处一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2006年11月入职富士康后,刘守处和A客户的第1代产品打起了交道,他和A客户的这份不解之缘一直延续到第13代产品。如今的他,已经是富士康观澜园区iDPBG事业群DP2专案部资深副理,负责统筹新产品开发相关工作。


习惯规划人生的刘守处,依次将时间切割为五大块:工作、学习、睡眠、生活和休闲。如果工作需要,其他四大块往往只能“靠边站”。特别是每年的量产爬坡时期,他更是一切以工作为重,晚上10、11点下班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要到凌晨2点过后,他才结束一天忙碌的工作,踏上只有路灯陪伴的归途。


遇到紧急情况,刘守处忙起来更加没有时间概念。有一次,客户现场巡线抽样,发现产品包装异常。刘守处赶到生产现场,跟下属一起处理异常。等他们找到原因并将问题解决时,已是深夜12点。担心还会出现状况,刘守处通宵守在车间,直到第二天中午12点多才下班休息。


2012年9月,巴西专案启动,刚从生产组长晋升为专案部副课长的刘守处接到任务,和另位三位同事远赴巴西,支援建厂。刚到巴西,人生地不熟,迎接他们的是重重挑战:时差、语言障碍、分工差异、员工培训……他们好不容易协调资源架好生产线,并结合当地实际改进培训模式,工厂顺利投产。不料,此时陡生意外——产品包装膜出现气泡,导致外观检验不达标,无法装箱出货。小小的气泡竟成了拦路虎,刘守处和同去巴西支援的刘世豪副理(现为处长)两个大男人都不甘心。他们一边围着自动化设备打转一边琢磨,逐一验证解决方案,换材料、拆设备、调轨道、试炉温……连续一周,他们几乎吃住在车间,终于合力制服了这只拦路虎。


02徒手拔牙


压榨自己的休息时间,并不是刘守处最狠的一面。



如果你有机会和刘守处面对面交流,很容易就能发现:他少了一颗下门牙。即使已经过去了9年,刘守处仍对失去门牙的那段时间记忆犹新。


2012年秋,刘守处和同事赴巴西圣保罗州出差。舟车劳顿刚抵达巴西厂,他就喜提“厅长”一职——公司公寓床位紧张,他只能睡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一睡就是3个月,直到他们结束出差返回国内。 


刘守处身材高大,睡沙发虽然让他腰酸背痛,但还能忍受。他出身农村,自小过惯了苦日子,衣服穿的是哥姐穿小了的,初、高中住校时吃的是最便宜的咸菜。从上小学四年级起,他就开始品尝生活的艰辛——每天早上5点起床,帮做小生意的父母送菜到镇上卖。在那个年代,他们家还没有自行车,运菜只能靠人挑肩扛。从刘家到镇上要走4公里土路,冬天的清晨天还未亮,土路更加难行。一路上寒风刺骨,令衣薄身单、手已冻裂的刘守处倍感煎熬。到了镇上,母亲总会奖励他一个香喷喷的煮红薯,带给他些许温暖。


时隔多年,身处异国他乡的刘守处再次感受到了冷意。圣保罗州白天热,晚上冷。出发前,刘守处虽做了攻略,但人算不如天算,他随身带来的几件外套根本不够御寒。刘守处只有一张薄毛毯,有时候半夜被冻醒。他不得不从行李箱里翻出所有的衣物盖在身上,蜷缩着将就睡去。


刘守处不喜欢巴西的冷,也不习惯这里的饮食。当地三宝——咖啡、馒头和带血牛排,是他每天的伙食标配。因为水土不服,刘守处足足拉了半个月的肚子。巴西盛产咖啡,可惜刘守处“无福享受”,刚喝几天咖啡就喝怕了。他还觉得馒头太硬,要先放在热咖啡里泡软了才能咽下去。最难对付的,还是连筋带骨、泛着血水的牛排。这东西特别费牙,到巴西才一个月,刘守处的一颗下门牙就松动、发炎,继而“罢工”。


刚开始,病牙只是隐隐作痛,渐渐地,痛感蔓延全身,折腾得刘守处不想说话,也不敢说话。熬了几天,巴西厂的人资主管开车送他到二十公里外的镇上就医。不料,牙医看过刘守处的牙齿后一不开药二不拔牙,转身就把他打发了。


刘守处失望而归。这天,他请假在公寓休息。难以忍受的疼痛,让他下定了决心。他找来一面镜子、准备好毛巾,看准病牙的位置,硬着头皮、狠下心,手上猛然使力——病牙被他拔掉了。牙齿脱落的一瞬间,血流不止,他将毛巾塞在伤口处止血。千里迢迢出差,却吃不好、睡不香,还弄丢了一颗门牙,这让刘守处更加思念祖国和亲人。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只休了一天半病假,他又满血复活,在车间里奔走忙碌。


03拄拐办公


对刘守处而言,徒手拔牙还不是最狠的。



他家大门后靠墙处,放着一副金属腋拐。拐杖的顶端被贴心的妻子缠上了两条厚厚的毛巾,一粉、一绿。拐杖底部的铁片“伤痕累累”,这是刘守处与伤病对抗留下的印记。


2020年11月,刘守处下班途中不慎崴到左脚,导致小脚趾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医生叮嘱刘守处至少得休养三个月。三个月?怎么可能。那时正值A客户第12代产品量产高峰期,事情一茬接一茬,他哪里放得下心?勉强在家呆了半个月,他也是离厂不离岗,不是开电话会议,就是远程处理公司事务。


在家工作,多有不便。不如带着脚伤上班?这个念头一起,便再也按不下去。妻子得知刘守处的想法,担心他上下楼梯不方便,反复劝他不要冒险。刘守处没听,拄着拐杖执意上班了。他算好时间,每天早上提前将车泊在停车场,再拄着拐杖朝办公楼慢慢移动。从停车场到办公楼,只有短短七、八百米的距离,以前步行只需几分钟。如今,高大壮实的他走两步就得歇一下,要花30分钟。等到了办公楼下,他抓住楼梯扶手,涨红着脸、喘着粗气,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挪,好不容易才能抵达位于三楼的办公位。


落座后,刘守处不敢轻易起身。因为,拄着拐杖走动,会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有一次他去卫生间,拐杖底部突然打滑,他一个趔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事后,他有些后怕,思考自己还要不要坚持带伤上班。最终,他的答案是“要”。


走动,还意味着受罪。因为长时间使用拐杖,刘守处的两边腋下被磨得红肿,继而破皮渗血,拐杖一戳,仿佛在伤口上撒盐。妻子急了,凶他:“叫你不要上班、不要上班,现在搞成这个样子!”骂归骂,细心的妻子还是在拐杖的顶部缠上一层又一层毛巾,尽可能减轻丈夫伤口的疼痛。


即使腿脚不便,生产车间分布在不同楼栋、不同楼层,但那段时间,刘守处该跑的车间一个也没少跑。下属劝他别去车间,主管也劝他,结果谁都劝不动。

对自己的身体狠,对刘守处来说并不是一次两次。前些年,他体重偏高。为了减肥,他开始健身、节食。跑步是刘守处的一种健身方式,无论是下雨天,还是脚上打泡、患上肩周炎和颈椎病……他照跑不误,实在跑不动,就走走跑跑,或以骑车代替跑步。即便忙到晚上10点下班,刘守处也会记得补上跑步这门作业。那时路上很静,他听见虫子在草丛里叫,也听见自己急促而有力的心跳和呼吸。三个月后,他的体重由205.8斤降到182.5斤,减了23.3斤。


04铁汉柔情


刘守处不仅对自己狠,对下属也“狠”。这一点,跟了他六年的课长曾志感受很深。在曾志的印象中,刘守处一直要求大家不断努力进取、工作精益求精。比如,他对下属的工作报告“吹毛求疵”,三番五次退回报告要求下属重写是常事。又如生产良率,大家都觉得达到97%已经很好,刘守处却不满足,逼着大家继续挑战极限。


如果你以为刘守处一直是个狠人,那就错了。因为,他还有着另一面。


也许是他早年曾与传奇人物乔布斯一起开过会,受到了对方人格魅力的影响;也许是他入职之初参加过课级主管训练营军官班的培训,对人性化管理颇有心得;也许是不经意间在家庭、公司和社会上感受到的善意和温暖,使得他成为了一个富有爱心、同情心的人。总之,在专案部,刘守处对下属的关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百忙之中,他会抽时间找下属交流、谈心,了解他们的家庭和生活情况。遇到员工有困难,他会主动协调相关资源,为下属雪中送炭。员工生病休假,他还经常自费购买水果、礼品上门慰问。



有一次,组长王伟平因病住院,刘守处、曾志前往医院看望,无意中得知当天正好是王伟平的生日。刘守处立刻自掏腰包,让人专门到蛋糕店定制了一盒生日蛋糕,在病房里为王伟平操办了一场特殊的生日派对。


今年10月,专案部专案二课的维修组长张艳杰因为头晕去医院就医,被诊断为眩晕症,请了几天病假休息。刘守处到他家里探望,询问病情后,刘守处放心不下,再三叮嘱张艳杰到大医院复查。张艳杰依言到深圳市人民医院复诊。医生告诉他,引发眩晕的真正原因是颈椎压迫神经,所幸发现及时,只需按时吃药就能康复。事后,张艳杰庆幸自己听从了主管的建议,才没有耽误治疗。


和癌症抗争4年的iDPBG员工麦长莲至今记得,2020年,时任副理的刘守处带着脚伤、拄着拐杖,从C02栋3楼办公室挪到C03栋1楼,慰问她和其他重病员工的情景。当时,刘守处额头全是汗,背上的衣服也湿了大半。


05不离不弃


对以前的刘守处来说,长期在一个地方工作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是一个喜欢折腾和挑战的人,从大三开始,他就兼职做酒店服务生、英语家教,学费、生活费全靠自己辛苦赚来。从安庆师范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刘守处在安庆工作了一年多,随后闯荡上海、深圳。他开过小吃店,也当过高中英语老师、外贸业务员……那些年,没有一个地方能留住他。但2006年入职富士康后,他停了下来——因为2万元,他在富士康一干就是十多年。


入职之初,刘守处并不知道自己能在富士康呆多久。后来,他在富士康摸爬滚打,遇到不少对他有着知遇之恩的主管、同舟共济的同事,渐渐舍不得富士康。


2009年11月14日,刘守处的生活发生重大变故——怀有龙凤胎的妻子意外早产,儿子出生时只有4.3斤,女儿仅有2.8斤。被他视为珍宝的两个孩子刚一出生,就要面临一个又一个生存挑战。深圳、广州、上海,刘守处夫妻俩带着孩子四处求医,频繁在家和医院之间奔波。在几乎整整一年里,刘守处不得不放下工作,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照顾孩子上。为了给孩子们治病,他们花去了30多万元,以致债台高筑。


集团工会得知刘守处家的情况后,为他发放了2万元困难员工救助金。主管还给他特批了专案事假,让他安心照顾孩子。同事们也多次打电话或发信息给他,询问他的情况,给他鼓励和安慰。曾被生活百般捶打的刘守处,在富士康感受到了支撑他前行的力量和实实在在的温暖。


自此之后,刘守处的心落在了富士康。这些年,他一路蜕变化蝶,曾率团队获得A客户“团队先锋奖”“产能标杆奖”、集团“巾帼文明岗”荣誉等称号;连续三年获评集团优秀共产党员。在2015年的三用人才群英会上,集团创办人郭台铭对他刮目相看,夸他是可以培养成事业单位副总的“潜力股”。曾有好几家公司向刘守处伸出橄榄枝,其中包括一家深圳著名的高科技企业,但都被他拒绝了。他已经把根深深扎进了富士康这片沃土,与之血脉相连,无法割舍。



如今,刘守处的儿女一天天长大,他也在东莞买了房、深圳买了车。刚从集团富士康大学“鸿鹄·腾飞”卓越厂长研修班毕业的他,又在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还打算以后报考项目管理师和职业经理人资格证书。他希望,自己能通过不断的学习提升自我竞争力,驶入成长快车道,为公司做出更大贡献。同时,他还要让妻儿更幸福——这也是他一生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