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谌利:制造没有捷径,要练站工,才有战功!

工会发布 2020-11-12 15:53 2041人围观 特别报道

谌利,1997523日加入富士康海洋厂,同年6月转调龙华PCEBG,先后历经冲压厂、组装厂,201272日调入iPEBG

 

12017年荣获iPEBG最佳同步制造经理人奖;

22018年荣获先锋制造一处品质金奖及技术银奖;

32019年荣获先锋制造总处品质金奖、效益银奖、技术铜奖;

42019年获评富士康优秀厂长。

现任职于CAA iPEBG先锋开发制造总处制造二处资深副理。

 

42岁的谌利用23年的时间践行了一句话,“制造没有捷径,要练站工,才有战功!”

 

从海洋厂(富士康最早在大陆建立的工厂)的打杂工,到生产线的收料员,再到冲压厂的课长、组装厂的厂长,至今他都保持着每天蹲现场2小时以上的习惯。“靠空想是没用的!只有到现场才能发现问题,然后把它解决掉。”

 

今年13日,是谌利加入富士康23年以来最荣耀的时刻,他披着“富士康优秀厂长”的绶带,与其他31位优秀厂长一同登上龙华园区C1礼堂的舞台,接受富士康科技集团刘扬伟董事长的亲自表彰。

 

202013日,在龙华园区C1大礼堂,刘扬伟董事长为谌利颁发“优秀厂长”荣誉证书

 

825日,是谌利加入富士康的第8495天,这一天没什么特别,他像往常一样,开会检讨、蹲产线。“我比较务实,是个急性子,遇到问题要迅速解决!”他还给自己贴了两个很常见的标签。“务实”和“雷厉风行”。

 

一、应聘海洋厂保安落选

1997523日,19岁的谌利被分配到海洋厂,在这里他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

 

“我读的那所中专,襄樊机电工程学院(现已更名为襄樊职业技术学院)跟富士康有合作,毕业包分配。已经有两届同学来富士康了,我们这一届有几十名同学在3月份就去了。”

 

谌利从前两届学长学姐和已经到富士康的同级同学口中听到了不少关于富士康的信息,“按时发薪、工作稳定、规模大制度规范……”他和此次一同前往富士康的同学们都对即将抵达的目的地充满憧憬。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国的交通建设还不够完善,从湖北到深圳大巴车一般从国道上行驶。一路上,六七十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相互畅聊着自己脑海中的深圳和心中期待的富士康。

 

“那个时候年轻很单纯,也很迷茫,没出过远门,圈子局限在学校和家乡两个地方,那时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谌利回想起23年前在大巴车上的场景,“大家都很期待,觉得深圳肯定是特别繁华的大都市。”

 

谌利一家四口合照

 

经过长达三天的路途颠簸,两辆满员的大巴车终于到达深圳宝安海洋厂。那时候,海洋厂所在的宝安区发展特别快,整个环境确实如谌利和同伴所想,是热闹的市镇。

 

刚到海洋厂的日子比较轻松,“每天就是出操,搞卫生,做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有点类似于入学军训。”第二周,谌利就坐不住了,内心打鼓:“难道要一直做打杂工?”

 

恰好当时海洋厂内部的保安队发出了招聘信息,拟选拔几位身体素质好的新人加入保安队,正对前途迷茫的谌利和关系要好的一名同学报名了。经过严格的面试考核,身材魁梧、体格健硕的谌利竟然落选了。

 

“我很郁闷!”谌利对自己的落选也表示出乎意料,至今都想不明白原因。又过了几天,谌利被分到龙华冲压厂做收料员。“我特别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刚到龙华时眼前一片荒凉,只有靠近东环二路的A区在建设中。”

 

当时,A区的厂房都是边施工边生产。相比现在,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住宿环境,条件都要艰苦很多。“当时我们住在油富商城的梦丽园宿舍,那里像一个厂房,里面排满了铁架子的高低床。”

 

谌利在人口密集的宿舍住了四年。2001年龙华园区里面的宿舍建成,公司员工陆陆续续住进了园区宿舍,谌利也一样。“那时候条件就好很多了。”

 

二、转换行业“四选一”

调到龙华园区后,谌利在A区的冲压厂做收料员。“就是将冲床冲出来的料收起来,并点检记录数量。”谌利比划着收料的动作,“我学的是机电专业,当时没想那么多,先做着看看。”

 

但这对他来说太简单了,“就是不停地重复相同的动作。”做了不到三个月,他就觉得目前自己所做的工作枯燥乏味,没什么挑战。19978月,冲压厂贴出了内招品管的信息,谌利报名考试了。这对本身有专业基础,加之年轻学习能力也很强的他,轻轻松松通过了。

 

做品管初期,谌利在熟记产品规范文件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因为需要用卡尺、检具等工具,根据这些标准去检验现场冲压零件的尺寸、外观,确认有没有超差、漏件等问题。”

 

谌利工作照

 

1998年中,谌利因工作扎实,表现突出,被主管提拔为品管组长,开始带领自己的小团队。“务实、雷厉风行”也是主管和同事对谌利的评价,“做事靠谱,交给他做放心。”

 

2000年,做了两年的品管组长,谌利敏锐地意识到,“品管要想往上发展,英文必须要强,我上的中专英文基础不扎实,这条路对我来说有点吃力了。”于是他想到转换岗位,“我跟当时的主管黄汉兵课长(现为处长)申请从品管组长转到生产组长,他同意了。”

 

其实,那时候摆在谌利面前可选择的岗位不止生产一个,还有继续做品管,或转到模具维修,或设备维修,“品管自己有短板,模修和设备维修技术性比较强,基本都要招有经验的。”

 

最终,谌利转到了当时所在冲压厂的生产组。“当时就对生产比较有把握,分析了一下认为发展空间大,未来的路也会比较宽。”

 

转到生产做组长后,谌利负责四条线的生产任务。他没有立即投入管理指挥的状态,而是蹲生产现场,吃透每一个生产制程,了解产品。“这样在遇到团队成员的询问和质疑时,才能做出最好的回答。”

 

三、“从10小时到30分钟”

2003年,谌利所在的冲压厂引进了一批大型冲压机,主管将他调去主导生产方面的工作。原因是主管觉得,“他就是踏踏实实能做事情,在担任生产组长过程中,交代的事都完成得很好。”

 

“当时这个专案做了好几个月,那时候冲压厂比较大,还要挖坑架冲床,从设备引进排配,到调试量产,特别忙!”回想起那段岁月,最让谌利头疼的是当时要导入的冲压自动化。

 

对完全陌生的冲压自动化,谌利和团队的兄弟们一下没了主意。“最大的难题是模具切换的时间太长了,换一次模具就要花费10个小时。”这对于当时发展扩张迅速、生产任务重的富士康来说,耗时太长了!

 

生产工站多、任务重,谌利和兄弟们探讨了好几种方法去缩短换模时间,提升生产效率。最终,经过多次实践和检讨,整个冲压厂对设备做了标准化,同时成立了专门负责换模的小组。“标准化后,我们开展了专业的培训,就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通过一系列举措,最终换模时间由10小时左右缩短为30分钟,实现了近20倍的飞跃。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成绩,在这一专案结束后,谌利开始带大型冲压课。“做大型冲模最头大的也是换模,这个换模跟我们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优秀厂长”颁奖典礼上谌利为“Foxconn”添上属于自己的一笔

 

大型冲模属于全自动化换模,需要把模具装好后,启动整个架模程式,设备会自动将旧模拆下并退出,将新模装好。“自动换模比手动换模方便,但需要掌握的东西更多,操作流程更复杂。整个换模系统包括了整个冲模厂与换模系统的连接,需要动脑思考程式的编写和操作。”

 

随后在20042005年,由于单位切分,谌利又分别跳转到另一个冲压课、生产部。“实际上,到生产部的时候对我的帮助和提升非常大。”2007年,在生产部表现出色的谌利,又被抽调去负责一个手机外壳的生产。

 

当时,谌利在这一专案中主要负责冲压这块,但与过去不同的是,他需要从单纯的生产管理过渡到统筹规划。“以前主管都安排好了,现在是从01,需要自己筹建团队,去协调很多资源。”

 

全新的模具、全新的工艺、全新的冲压设备,随之而来的是不停地学习模具操作,检讨产品质量,“忙到好几天要熬夜去调试生产,累了就喝点水休息一下。”

 

2008年,由于厂部要搬迁到烟台,谌利因为家庭原因又返回原来的冲压课,随后在2009年又跳转到了组装厂。“一成不变只会局限一个人,让思维更狭窄,这种频繁的跳动,让我成长了很多。”

 

不停地转换岗位,让谌利适应了不同种类的产品,也积累了丰富的现场经验,为他接任厂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四、吃透百余个制程

2012年,由于单位搬迁,谌利转换到iPEBG,那一年是iPEBG发展最为迅速的一年,当时济源、晋城、郑州港区等地纷纷建厂。很多干部响应集团“开疆拓土·和谐返乡”的号召,回家乡的园区就近发展。谌利又由于家庭原因,留在了深圳。

 

“加入iPEBG那天是72日,我记得很清楚。”这个单位让他对产品生产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生产的产品像电脑机箱这种比较大的产品,要求没有那么细,现在生产手机,要求更严格了。”

 

生产的产品变了,相应的标准和要求也变了,原来用来检测的工具也从卡尺、检具,变成了三次元检测设备。“刚开始真的非常不适应!当时负责检测的员工拿了一个不良品给我看,我完全看不出来,只能去蹲现场,并且恶补产品检测规范。”

 

当时谌利到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制造现场,他拿着检测规范一项一项地比对学习。“当时有两三个月的时间都在做这件事。制造没有什么诀窍,必须到现场才能发现问题,然后把它解决掉。”

 

说到这一点,谌利谈起了对自己影响很大的赵进添副总。在2012年底,iPEBG出现了一次较大的产品事故,客户反映产品外壳有碰刮伤。“当时赵副总带着我们蹲现场,一个工站一个工站检讨,他亲自在现场查看问题出在哪里,并告诉我们怎么去解决。”

 

这对谌利的触动很大。也是这一次的事故奠定了后续整个iPEBG产品生产中对于碰刮伤管控的标准化,包括作业手法、设备、治具防护等等。

 

“还有刘俊杰总经理、黄玖明协理等很多高阶主管,经常可以在生产现场看到他们。我们做制造的,真的没有理由不去身体力行。”

 

经过两年的磨练,2014年,谌利正式接任了制造处组装一厂的厂长职务,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负责的制程从第一个工站到最后一个工站,每一个都亲手操作一遍。“我还要对上游制程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只有这样才能在检讨良率和效率的时候,做得更好更全面。”

 

今年7月,谌利除负责原来制造一处组装一厂外,还接管了制造二处。谈到未来的规划,他说:“想尽快融入团队,将花一到两周的时间将大大小小的百余个制程的每一个夹位都过一遍,看现状找问题。”

 

五、谈了一场跨世纪恋爱

“富士康对我来讲,是人生中做的非常正确的选择。”在这里,谌利不仅提升了工作能力和经济实力,也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侣。

 

1997年,谌利与妻子同在襄樊职业技术学院读书。“那时候,我们没说过话,圈子小也没有联系方式。”到富士康一年多后,也就是1999年的时候,俩人见了面觉得面熟,后来就经常约着打羽毛球,谌利还经常组织在深圳的同学一起去户外活动。

 

幸福美满的一家四口

 

1999年相恋到2003年结为连理,“谈了一场跨世纪的恋爱。”谈起过去的日子,谌利脸上洋溢起温暖的笑容。

 

除了自己的小家,让谌利一直坚持在富士康勤奋耕耘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他的父亲。他上初中时,父亲因工作原因摔伤,这对年少的谌利打击很大,“那一次感觉天塌了,需要自己的双手去把它撑起来。”

 

那时候,谌利也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家庭经济不佳,我就努力在一个地方不断积累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在富士康一干就是23年,他还会继续在富士康、在制造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因为成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