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富士康警卫班长:这个妹妹有点飒!

工会发布 2020-6-11 18:05 3187人围观 特别报道

进入了以儿童节开篇的快乐六月,小伙伴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人报君吗?

4月中旬,我们推出过一篇园区警卫的战疫故事,一下子给“门神”吸引了不少粉丝。

只给“警草”涨粉怎么行,从不偏心的人报君决定,今天要给大家安利一位“警花”英姿飒爽大长腿,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

 

 

20172月穿上警卫制服起,马明君已经在距离黑龙江老家3500公里的深圳度过了三个春节。18岁入职,三个月后就晋升为富士康观澜园区最年轻的警卫班长,虽然是青春靓丽的90后女生,她手下40多名一线岗警卫却一直“尊称”她为“小马哥”。今年初,“小马哥”比往常更加忙碌,因为她肩上多了一道防疫的担子。

 

172cm的身高让马明君“鹤立鸡群”

 

一、顶岗“上前线”

2020年春节前,马明君还在规划着返乡的行程。打牌、放炮、吃团圆饭,这是她计划里假期生活的“三件套”,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她的计划。担心返乡途中与病毒“不期而遇”,她又一次选择留守深圳。

 

大年夜和往常并无二致,上夜班的马明君和同事一起看了春晚,还陪同安全总处主管慰问了值守的一线警卫。那时候,大家说笑聊天的话题都是家长里短的琐事,疫情似乎还与他们的生活有段距离。但没过两天,马明君就收到上级通知,警卫上岗时必须做好安全防护,随着通知下发的还有口罩、手套、消毒水等防疫物资。与此同时,观澜园区各大门岗紧急升级防控措施:安装红外线测温仪,同时配备测温枪,严格监控出入人员体温——富士康的防疫氛围越来越浓厚。

 

第一天戴着口罩上班,马明君心里多了几分紧张。疫情的严重程度超出预期,作为阻挡病毒进入园区的第一道防线,门岗警卫的职责重大。由于班上近半数回乡过年的警卫暂时不能归队,一线门岗人手紧缺,身为班长的马明君也不得不顶上“前线”,在上下班高峰期到门岗执勤,查车查人。

 

 

在安全总处的统一指挥下,马明君先是带警卫在门岗处设置了警戒带,还在地面涂上了醒目的间隔线,要求上下班员工排队刷脸时保持安全距离。不过很快,马明君就发现,一到上下班高峰期,不少员工就会不自觉“越界”,排着排着队伍就挤成一团。尤其是临近8:00的早高峰,门岗如同赛场,卡着点上班的员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来,挤到刷脸机前,根本不管队伍秩序。虽然警卫在旁边拿着大喇叭高喊“请保持1米以上安全距离”,他们依然我行我素,连警戒带也时常被挤到一边。

 

考虑到“纪律全靠吼”实在不是个好办法,马明君又向上级申请,采购回铁质护栏。有了“大吨位”的铁马加持,队伍一下子整齐许多。加上警卫不间断地宣导指挥,观澜园区门岗的出入队伍很快便井然有序了起来。

 

 

园区刚开始实行防疫管控时,时常有员工忘记佩戴口罩,或者把口罩当围兜挂在下巴上。对此,马明君眼尖手快,一揪一个准。个别员工看她是女生,觉得她没有“威慑力”,把她说的话当耳旁风,以为只要装做听不到就可以混过门岗。但没想到,马明君执行防疫政策毫不含糊,被她逮住的员工只能听话地认真戴好口罩,才能进入园区。

 

二、冲岗“持久战”

防疫执勤期间,马明君感觉最难熬的是2月中旬的一个夜班。

 

 

园区防疫政策规定,外地返深员工必须隔离14天后才会开通入厂权限。有些员工虽然明知有此规定,但还是坚持要去门岗“碰运气”,希望能借机溜进园区。那天傍晚时分,马明君刚到北大门执勤,就看到门岗处已经围了十几名员工。他们没有入厂权限,一直磨着警卫,希望能“通融通融”。有的员工说要到园区公寓取行李,还有的说要进去找主管。马明君一边安抚他们的情绪,一边解释:取消门禁权限是为了防范疫情,大家的行李可以由单位人资帮忙送到缓冲公寓。费了一番口舌之后,大部分员工都被劝走。但有一名男员工不仅不听马明君的解释,还指着她的鼻子嚷嚷:“我不信你,反正我今天就是要进去!”他越说越激动,嘴里不时冒出几句脏话。

 

对于他的不冷静行为,马明君只能耐着性子讲道理,坚持无权限的员工不能进厂,必须按要求隔离。这位员工单方面吵了半天,看马明君始终不肯松口,干脆就在门口的地上“安营扎寨”,守到凌晨200都不肯走,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试着在闸机上刷脸,仿佛多试几次权限就会自动开通一般。

 

“持久战”打到最后,还是男员工先服软,同意和单位主管联系,由主管处理他的入厂权限问题。天亮的时候,看他悻悻地离开了门岗,马明君这才松了一口气。和不理智的员工“对阵”,她感觉比站一天岗还要累。下班以后,她直接倒在床上睡了一天。

 

三、班长变“话痨”

尽管人在前线,但班长的本职工作也不能丢。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攀升,马明君班上不少警卫也有些“心慌慌”,执勤时一旦检测出体温异常人员就十分紧张,等到社康中心医生确认是“虚惊一场”后,他们才敢舒一口气。每天6:40,门岗警卫都会集合交接班,原来人挨人的队伍现在恨不得前后左右都间隔2米。听到队伍里传来一两声咳嗽,所有警卫都竖起耳朵到处张望:“谁,是谁?”偶有不适的警卫除了常规的体温枪测温外,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再用水银温度计测一次体温,确保身体无异常。

 

“以前只管防疫,现在还要防焦虑。”为了给大家排解压力,马明君不得不开启“话痨”模式,每到闲暇时段,就找班里的警卫拉家常。“今天怎么样,看你一直都不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怎么一直闷着头不说话,和女朋友闹别扭了?”寒暄几句,警卫们便纷纷对“小马哥”打开话匣子,焦虑情绪也随之舒缓了不少。

 

 

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门岗警卫必须佩带N95口罩、护目镜、手套等防护装备站岗。很多警卫向马明君反映,“全副武装”实在太闷、太热了。还有女警卫开玩笑地吐槽说:全天戴口罩,捂出了一脸痘痘。为此,马明君在鼓励大家坚持的同时,也尽可能安排值班警卫每天都轮休一会儿,让他们在无人的岗亭里摘下口罩、护目镜透透气。

 

除了关心到岗员工的工作生活,马明君也时刻牵挂着滞留老家的同事,经常在微信上找他们了解近况,同时安排近期返深的警卫进行14天的居家隔离。个别警卫没有及时回复,她还会专门打电话确认情况。对于小班长的关心,班里的同事都很感动。

 

 

随着疫情好转,3月初,除了一名来自云南的警卫因为担心深圳的疫情,选择自离留在老家外,班上其他回乡过节的警卫全数返岗,马明君这才卸下了门岗执勤的担子,全身心投入到班长的工作中。

 

四、“不称职”的女儿

疫情期间,马明君每天的工作紧张而忙碌,每周一天的休息日基本都用来补觉。2月末,辛苦了一整个月的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同在深圳打工的爸妈团聚了。恰逢休息日,她想回家看看。谁知,来到爸妈租住的小区门口,她却被保安直接拦下。对方一句“请出示通行证”,让马明君懵在了原地。太久没出园区的她并不知道,为了防疫,那段时间全深圳的小区都实行封闭式管理,所有住户必须登记并领取通行证,才能凭证进出,外来人员和车辆一律不得进入。不了解政策又着急回家的马明君问保安:我有厂牌,能算通行证吗?结果,当然还是被对方严词拒绝。

 

万般无奈之下,马明君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诉说自己想回家却进不了门的窘境。结果妈妈仿佛刚想起来有她这么个女儿一般,告诉她:“之前办通行证的时候忘了你,要不你今天先回去,等我帮你办好证以后再来?”可怜马明君这个被家人“忘在脑后”的女儿,只能一脸无奈地回园区。不过因为之后又投入繁忙的工作,妈妈帮她办好的这张通行证过了半个月才派上了用场。

 

显然,在那段紧张的战疫日子里,马明君当警卫班长要比当女儿称职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