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爱,让她重生

工会发布 2019-12-27 10:31 161人围观 特别报道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30多年前,一首《酒干倘卖无》唱遍大街小巷;30多年后,歌中所唱的故事在湖北麻城一座小山村再次上演,让无数人感动。

“是爷爷,也是富士康和社会好心人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我很感恩现在拥有的一切。”这个爱笑的女孩,就是故事的主人公高雯。她的故事,还要从五年前说起。

天降噩耗
2014年6月21日深夜,集团武汉园区AP(III)组装厂灯火通明,90后女孩高雯正和夜班工友一起专心干活。她入职园区三年了,一直都在扫条码工站。


这天晚上,不知怎的,时间还未过半,高雯就感觉腰酸背痛,像被人重重打了几棍子似的。她只得手抚在腰上,弓着身子扫描。线长见状,过来询问情况,她觉得没啥大事,只说是站累了腰有点疼。

早晨5点半左右,天刚蒙蒙亮。高雯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在低头的瞬间,她发现自己的一双腿竟然肿得厉害。刚开始她还以为是眼花,可细细一看,不光腿,连脚背都肿了。此时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她将情况告知线长后,便请假回公寓休息。

回到公寓,高雯迷迷糊糊地在床上躺了一天,还是感觉不舒服。当天深夜,她呼吸困难、头晕想吐,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心慌意乱地拨打了120。她的组长董唯唯得知此事后,陪她一起连夜赶往武汉第三医院。经诊断,她的各项指标都出现了异常,尤其是肌酐指标直逼800(正常人不超过100),诊断结果是“慢性肾衰竭”。

“不可能!”高雯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她想,这肯定是庸医误诊。次日她又去了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万万没想到,诊断结果与武汉第三医院如出一辙。“治这个病需要多少钱?”当医生回答她单是透析一天就要一万多的时候,高雯像被一个炸雷瞬间炸懵。她瘫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感觉前途就像眼前的走廊一样,空荡渺茫。更让她无措的是,她的银行卡像是在故意捉弄她似的,怎么也找不到了,真正是身无分文。彼时,她还身患七八项并发症,处境十分危险,医院下了病危通知。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接到消息的AP(III)组装厂厂长雷启超及时赶到医院,为高雯垫付住院费,帮她办理住院手续,并通知了她唯一的家属——住在湖北麻城乡下的爷爷。

接到电话,正在田里干活的高爷爷心急如焚。他靸着一双破旧的拖鞋赶到火车站,坐上了前往武汉的列车。对老人来说,两个小时的车程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此时,他多么希望刚才接到的只是一个诈骗电话,而他的孙女这会儿正安然无恙地在富士康上班。赶到医院,他一路询问,终于找到了急诊室。看着躺在病床上、意识逐渐模糊的高雯,他心如刀绞,上前紧紧握着孙女冰凉的手,还未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孙女就陷入了昏迷,被送到ICU急救。

人间有爱
若不是这次事件,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年轻的女孩竟有这样的身世。3岁时,高雯父母的婚姻逐渐出现裂痕,家里“硝烟”弥漫。到她7岁时,两人“战事”升级,选择离婚。而后,母亲改嫁,父亲失联。从那至今,高雯都不曾见过他们。“爸爸妈妈”这两个称呼渐渐尘封进了记忆。

十几年来,高雯一直和爷爷相依为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经济落后的农村,爷爷只能靠种花生和棉花的收入以及低保补助抚养孙女。在重男轻女的人家,女孩是“赔钱货,读再多书都没用”,但在爷爷眼里,孙女不比人家的儿子差。他一路省吃俭用,将高雯送进了中专学校。2011年3月,临近毕业的高雯通过学校推荐入职武汉富士康,成了千万名普工中的一员。尽管那时她的工资不高,但每个月她都会寄两千元钱回家。

本以为“无父无母”已经是上天加在高雯身上最沉重的枷锁,谁曾料想,命运仍不肯放过她,再一次下了狠手。

“患者需先做一段时间的透析,待病情稳定且符合条件后,可以进行肾移植手术。成功移植可使肾功能恢复正常,使病人几乎完全康复。”医生的话让高爷爷重燃希望,“我要救孙女!哪怕是砸锅卖铁,拼了我这条老命。”此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孙女换一个好肾。

在透析之前,高雯需要做一个动静脉内瘘手术——在左臂上缝合一条人工血管。手术期间,手臂必须一直保持伸直状态,才不会造成血管堵塞。不幸的是,做手术时,高雯的血管闭塞了。高爷爷整宿不敢睡觉,守在高雯床边给她按捏手臂,直到血管畅通。手术后,高雯每个星期要做三次透析,每次做完透析,她的身体就极度虚弱。她一打喷嚏,高爷爷就提心吊胆,赶忙为她倒热水,看着她喝完才安心。

最让高爷爷心力交瘁的,还是高雯的医疗费。他从老家带来的3万元钱在口袋里还没捂热就交给了医院,但这还只是开始。这一头高爷爷正为钱发愁,那一头,高雯所在的单位正紧锣密鼓地为她筹钱。AP(III)组装厂及时将高雯的病情呈报给上级主管,并开展募捐。随后,AP(I)、AP(III)、DT(II)三个事业处上到主管下到一线员工纷纷献出爱心,短短数天便募集到善款5万8千余元。

这些善款如同及时雨,但在高雯的巨额医疗费面前仍是杯水车薪。尽管高雯可以享受公司的医保和自保双重报销,但每天的住院费用就像是个无底洞,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能力。高爷爷想,如果高雯能转到麻城老家的医院,享受低保、精准扶贫以及农村合作医疗等多项福利,费用或许会便宜不少。在高雯住院的第21天,高爷爷向医院提出转院请求,高雯顺利转到了麻城市人民医院。然而,报销后,高雯每天的透析费用仍需一千余元。那段时间,家里的田地无人耕种,经济来源中断,为了给孙女筹集医疗费,高爷爷四处奔走,多方求援。在走投无路之际,他带着高雯的各项医疗诊断证明到麻城电视台大楼外守候,想借助媒体的力量获得帮助。然而,来去匆匆的人们很少在意这位憔悴不堪的老人。

高爷爷没有放弃,无论刮风下雨,他每天都到电视台大楼“打卡”。坚持了半个多月,他终于见到了电视台的负责人,向他们说明了来意。高雯的故事很快被麻城各大媒体轮番报道,湖北电视台综合频道《新闻360》栏目记者也赶到麻城,对祖孙俩进行采访。新闻播出后,社会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省慈善总会也为高雯送来了一万元帮扶基金。

“后来我才听说,很多人了解我的故事后感动落泪了。”高雯说,当时,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在知晓她的情况后,偷偷往高爷爷口袋里塞了2500元钱。这雪中送炭的举动,让祖孙俩感激不已。

重见曙光
“高雯的身体符合肾移植的条件,湖北目前有两个肾源,其中一个与高雯高度匹配。”2015年6月,武汉同济医院传来好消息。在那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里,高雯和爷爷比中了头彩还激动。

不过,肾移植也有风险,术后如果出现排异反应,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感冒,都可能危及生命。“我当时就想赌一把,也许就成功了呢。”在治疗过程中,高雯的心态一直很乐观。她想,如果不做肾移植,这辈子只能依赖透析存活,高昂的费用迟早会把爷爷榨干。而选择做手术还有一半“生”的可能,如果手术成功,就有机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但换肾费用高达三四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啊。”高爷爷心里犯愁,在自家走廊上踱来踱去。不经意间,他瞥见院子里开得正热闹的百日红,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只要不是违法犯罪,什么方法都要试一试。于是,高爷爷拿出手机,拨通了麻城电视台的电话,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电视台身上。

电视台得知高雯有换肾的机会后,愿意为她做担保,同济医院同意给高雯做手术。麻城市卫计委还联合爱心救助会在麻城文化小镇举办了一场义演义卖捐款活动,大量市民和爱心人士积极为高雯解囊相助,当晚就筹集到善款8万4千余元。

与此同时,富士康的主管和同事也在牵挂高雯的病情。按照相关规定,员工医疗期满仍不能胜任工作的,公司可以与其解除劳动合同。规则冰冷,但人间有情。高雯所在单位、工会及人资考虑到她需要长期治疗,一旦离开公司,便无法享受到社保、自保等福利,这无异于是把这对无依无靠的爷孙逼向死角。园区相关部门努力协调,在社保政策范围内为高雯特批了两年医疗假,让她安心治病。此外,园区工会还启动专案慰问,为高雯申请了2万元的特困员工救助金。

2015年6月底,医院着手准备高雯的肾移植手术。在孙女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高爷爷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跟赌博一样,这是赌命啊。”手术期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让高爷爷感觉非常难熬。直到手术室的门被推开,医生告知“手术非常成功”时,高爷爷还像在梦里一般。缓了好几秒,他才回过神来,高兴得热泪盈眶。

“据说,我这颗肾的捐献者是一个因脑瘤去世、年仅4岁的小朋友。他的生命在我身上延续,我会替他好好活下去。”说到这里,高雯几度哽咽。

在高雯术后治疗期间,园区的主管和同事始终对她不离不弃。2017年6月,身体逐渐好转的高雯渴望重返这个温暖的集体,也想用实际行动回报园区。经过商讨,部门主管最终同意了她的请求。考虑到她身体较为虚弱,主管给她安排了较为轻松的长白班岗位,并时刻关注她的身体情况。“我要感谢的人太多太多,唯有积极过好每一天,脚踏实地干好工作,才对得起爱我的人和关心我的公司。”虽然屡受病魔摧残,这个小姑娘的脸上始终挂着灿烂的笑容。

感恩生活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必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现在的我很幸运,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小家。”高雯伸出左手,高兴地向记者展示无名指上的婚戒。2018年2月,高雯在老家举办了婚礼,她的丈夫正是之前的病友。

在麻城人民医院治疗期间,高雯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高雯笑称,他们的关系是从“室友”开始的。透析期间,男孩的病床就在高雯旁边。因年纪相仿且病情相似,两人有很多共同话题。在你一言我一语中,他俩很快熟络起来。“他活泼开朗,一起做透析的病友都很喜欢他。”高雯说,在漫长枯燥的住院时光里,因为有这样一个伙伴,她对每次的透析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奇妙的缘分让高雯很感慨——原来,男孩的病在这段时间突然加重,他正努力和病魔做斗争。后来男孩告诉高雯,在电击抢救的过程中,是高雯让他产生了“要活下去”的强烈意念。这时,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善解人意的姑娘早已走进了自己的内心深处。

在鬼门关转了一圈,他又回来了。两个月后,高雯终于再次见到男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至今,高雯仍对当时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记忆犹新。她想,那也许就是心动吧。

男孩终于向高雯表白了心迹。这让高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长相并不算出众,男孩这么帅气,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尽管男孩身体也不好,但他对高雯的照顾却无微不至,还总把爷爷逗得呵呵直乐。看着一老一小在病房相谈甚欢的画面,高雯决定伸手握住这份珍贵的感情。

“我很幸福,有一个爱我胜过自己的爷爷,也有一个爱我行动多过语言的丈夫。我们计划明年将爷爷接到身边,带他看看黄鹤楼、长江大桥。”高雯的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幸福的神采。她的眼里,闪烁着憧憬的光芒,似乎看到了和爷爷团聚的画面。